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诉讼服务

网上立案审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诉讼服务 > 网上立案审查

主题 内容 发布时间 状态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陈绍有(曾用名陈绍友),1944年9月11日出生,住福建省尤溪县城关毓秀花园2号楼701号,汉族,邮编365100,手机:13163820382。 委托代理人:陈建斌(与陈绍有是父子关系),男,企业职员,住福建省福州闽候高新区中海寰宇天下6号楼2103,手机:18750168938。 被告:尤溪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通信地址:尤溪县城关中心片区10号楼,局长:张世铨。 诉讼请求: 1、尤住建信(2016)33号信访处理答复意见书(目录4),与实际事实不符,请求法院判令尤住建信(2016)33号信访处理答复意见书无效并作废。 2、县住建局和元昌公司合谋欺诈,请求法院判令2018年2月1日订的楼梯购买合同无效,元昌公司应赔偿一切经济损失(包含9.63万元所谓的楼梯购买款、资金占用利息损失、一审二审诉讼费用4330元、旅差费等各种费用5千元),或者判令县住建局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原告一切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我于1987年3月与刘克珍二人从粮油议价公司购买有天有地二手房二个单元(议价公司从县开发公司购买,开发公司破产后改为元昌公司留守处),在协议书里因楼梯没能分割,所以没有写楼梯面积,但我与开发公司包括陈有章、陈先池(已故)都有口头约定:“楼梯虽有买,大家都没分割没有办证,以后有分一起分”。谁知30年后,曾斌任留守处主任,说我协议书没有写楼梯面积就是没有买楼梯,要补交钱买楼梯。因元昌公司负责人拒不提供一手房合同、发票,经多次协商无果,2016年我向县住建局反映,县住建局作了尤住建信(2016)33号信访处理答复意见书。县住建局办公室负责信访的工作人员林观伟同志自己说,此信访意见书是曾斌写好,他抄一下盖个章。我当时马上找黄德湖局长,黄局长也不管,可见官疗主义作风之严重。 2018年2月,我等四户房子拆迁。如果我不向元昌公司购买楼梯公摊面积,二十余万元楼梯公摊拆迁补偿款将一分钱都拿不到,在此情况下,被迫无耐只得签订合同花9.63万元购买。2018年5月,我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一、二审法官都以县住建局意见书为依据认定楼梯公摊面积归属元昌公司,导致我败诉。现在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十二)规定,起诉住建局官疗主义乱作为,其作出的信访意见书,侵犯了我的财产权益。 一、我有三个方面证据可以证明议价公司的房子是商品房,有买楼梯。 第一方面是各种档案证据: 1、县开发公司开具给购房户办房产证用的购房证书;(证据目录5)一律都没有写楼梯面积,同样只写“楼梯与北走道公用”。这个公用与物权法第73条“建筑区内的其他公共场所,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都属于业主共有。”意思是一致的。这个公用与建设部(1995)517号文第五条“商品房销售面积套内面积+分摊的公用建筑面积”也是一致的。凡是各种证据材料都有写公用都是同一个意思,没有买就没有写,如我买9号楼的房子就没有写楼梯公用。 2、被告的33号处理意见书,“调查核实的情况”中写道:“1985年,县粮油议价公司委托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代建两个开间四层楼房,代建总建筑面积304㎡”。元昌公司和住建局即不提供委托代建合同,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粮油议价公司总建筑面积是304㎡,相反,根据各个单位面积分配表(目录6),可以证明粮油议价公司总建筑面积是347.76㎡,包含楼梯公摊面积。从表中也可以看出议价公司跟杨利添、刘昌焬二人2个单元公用楼梯都是42.8平方米,他们二人是商品房,议价公司也是。此表陈有章说还是他制作的。他最清楚,所以敢出来作证,被告不服也可找元昌公司的人来作证。 3、 1989年、2006年都有法人代表在这2份申请书(目录7)上签字确认并盖章承认议价公司的房子是商品房,并包括公用楼梯,否则也不会为议价公司的房子办理土地证等各种手续。 4、二手房协议书还通过公证,公证号(87)尤证字第0049号民诉法第69条《公证效力》“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行政诉讼也一样。 第二方面是价格证据。我二手房协议书第二点写该楼房按房地产开发公司总造价72909.79元,说明议价公司1986年有交这么多房款。这总造价符合建设部《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2001)第18条、第19条,“可以在合同中直接约定总价款”规定。根据目录8数据,可以计算得出,议价公司总房价72909.72元÷(307.76平方米+42.8平方米2人)208元/平方米,杨利添36322.62元÷174.38平方米208元/平方米。议价公司每平方米单价跟杨利添价格是一样,也跟尤溪县政府批准价208元/平方米相符合,此次拆迁认定杨利添房产有包括楼梯,那么议价公司也同样有包括楼梯。 建设部《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12条、42条还规定不得分开拆零销售,否则要处以罚款3万元。 第三方面是人证书证。陈有章、陈先池是原开发公司主办,蔡章甫是原议价公司经理,此三人都证明议价公司的房子是商品房,有包括楼梯,并且还写了书面证明(目录9)。如果议价公司还欠楼梯款,为什么30多年来不向我要或向议价公司要?这不奇怪吗?在这里有人证、书证、档案材料证、价格证形成一条证据确凿的证据链条。 二、被告要认定议价公司的房子不是商品房、没有包括楼梯,就必须举证比上述证据更有说服力的一手房发票合同来对证。杨利添、刘昌焬他们最后都是以一手房购房发票合同为准,这是公平的。决不能凭我与议价公司二手房协议书没有写楼梯面积就认定是没有买楼梯,这样用双重标准来认定是不公平的。这种理由不能成立,也不能采信,原因有三个方面: 1、首先元昌公司和被告不是我协议书的当事人,这是我与议价公司的买卖合同,与元昌公司、被告毫无相干,如果多写买500平方米,肯定要按一手房的原始购房发票为准,我的协议书曾斌和被告没有发言权。 2、开发公司(即现在的元昌公司)自己开的购房证书都没有写楼梯面积,那杨利添怎么又变成有买,所以证据即一手房发票要拿来对证,我才会服气。住建局不承认我提供的证据,也没有看到原始购房发票就认定没有买楼梯,侵犯我的利益是乱作为。 3、事实已经证明河边路购房户都是在这次拆迁时才分到楼梯面积,可以印证协议书、大家的购房证书(也包括杨利添)、陈有章三人书证是正确的,那就是购房证是没有分割才没有写楼梯面积,不是没有买才没有写。在这点上,住建局没有公平公正。 三、被告住建局与曾斌始终都说,我与蔡经理都无权看一手房发票,只有法院才有权利看。实际上是不敢拿出来看,一看就会真相大白。因此,请法院调查取证。 四、被告的33号处理意见书,“调查核实的情况”中写道:“当时县粮油议价公司以该委托代建房屋已出售为由未就该公摊面积补交相关房款,致使该公摊面积42.8㎡未予出售”。请问被告此事是曾斌口头说的,还是有材料证据。曾斌是1994年到县开发公司做办事员,他怎么知道89年的事,讲话是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就是乱说,住建局也乱办。被告及元昌公司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事实,当时的粮油议价公司总经理蔡章甫说并没有这回事。这些都说明元昌公司和县住建局它们是在共同欺诈。 五、曾斌说议价公司的房子是自建房,不是商品房,二审时又举证是由计委批复,9个单位委托房地产开发公司统筹建造(目录10)。议价公司是9个单位之一,既然统一批复、统筹建造,就绝对不是自建房,而是商品房。在这里住建局与曾斌一样难于自圆其说。历史不会因人员变动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已办房产证30多年,还盖尤溪县人民政府大印,住建局没有这个权利认定为自建房(目录11),现在是法治社会,没有证据证明是不会服的。 六、2018年2月1日合同签好交钱后,我又找黄局长和现任局长,要求退还楼梯款,他们的意思都不能退。根据《合同法》52条规定,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合同,都是无效的,因此2018年2月1日的所谓的楼梯公摊面积购买合同是无效的。请求贵院依法判决支持原告的诉求,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此致 建宁县人民法院 起人:陈绍有 2019年10月9日 2019-10-09 已回复
溪口镇杨林村委会非法剥夺本人土地承包经营权及赔偿纠纷 原告:姓名,余运昌,性别,男,民族,汉族,年龄:40,职业,教师,现住厦门市湖里区湖边花园A区11号606,电话:18059271958,公民身份号码350430197902061518。 委托代理人:姓名,余太球,性别,男,年龄,67,民族,汉族, 职务,务农,住福建省建宁县溪口镇杨林村坪上组,电话:15280746459,与原告系父子关系。 被告:建宁县溪口镇杨林村委会。地址:建宁县溪口镇杨林村。法定代表人,姓名:朱志英,职务:村主任。 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侵权及赔偿纠纷。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在2008年春季发包农村土地时执行的分田方案违法。 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叁万零肆佰元。(其中,直接经济损失贰万肆仟肆佰元,误工及交通费陆仟元。) 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 1、 原告系福建省建宁县溪口镇杨林村坪上组原居民,于2005年至2008年期间全日制就读于五邑大学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研究生,因升学于2005年9月将户口迁至五邑大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土地的权利。”和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若干问题的规定(闽常【2005】18号文件)第二条第四点“原户口在本村的在校大中专学生、服兵役的义务兵和士官有权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农村土地”及第十三条“本规定自2005年11月1日起执行”之规定,原告有权承包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承包土地的权利。但是在2008年春季溪口镇杨林村坪上组发包土地时,被告村委会非法剥夺了原告承包土地的权利,导致原告多年丧失土地经营承包权,给原告带来巨大损失。原告父亲经多次到村、镇、县上访,但是始终没有解决土地经营权问题。 2、 在2008年春季土地发包时,一位“陈姓”妇女虽因结婚嫁入杨林村坪上组,而户籍未迁入杨林村坪上组,但是杨林村原主任朱义康涉嫌腐败和利用职务便利为这位“陈姓”妇女谋求土地承包经营权,该行为涉嫌滥用职权和腐败行为,违反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若干问题的规定(闽常【2005】18号文件)第二条“(二)与本村村民结婚且户口迁入本村的人员;”。在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调解过程中,溪口镇杨林村原主任朱义康坚持认为按户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因原告户籍未迁入杨林村坪上组而剥夺原告的合法权益,该决定明显违反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若干问题的规定(闽常【2005】18号文件)第二条第四点“原户口在本村的在校大中专学生、服兵役的义务兵和士官有权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农村土地”。可见,杨林村委会在2008年春季行使土地发包时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3、《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1号)明确提出“对法律和政策已有明确规定的,必须坚决按规定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二条指出 “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或者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村民会议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法律对召开村民会议及作出决定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2018年4月原告父亲再次到溪口镇政府上访,溪口镇综治办提出在2018年春季杨林村坪上组土地经营权发包时,补发2008年被告杨林村委会非法剥夺原告依法享有的土地经营权1.6亩。被告溪口镇杨林委会以“本村土地发包方案由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投票通过”为由拒绝执行溪口镇综治办意见。该行为是严重的不作为,明显违法国家法律法规,没有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1号),可见被告也不愿意调解。 4、原告于2018年向尤溪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尤溪县人民法院和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纠纷不属于行政诉讼,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下列涉及农村土地承包民事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二)承包经营权侵权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杨林会村委会因原告在读全日制研究生期间的户籍不在杨林村而违反“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若干问题的规定(闽常【2005】18号文件)第二条第四点”之规定,非法剥夺了原告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土地承包经营权侵权纠纷。 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未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解决。”这一条并不适用与本诉讼,因为原告父亲和原告已经多次向杨林村委会、溪口镇人民政府、建宁县人民政府申请解决,各级政府信访办建议原告走司法途径。 5、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侵害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发包方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返还原物、恢复原状、排除妨害、消除危险、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八)其他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本案被告杨林村委会非法剥夺原告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6、被告杨林村委会非法剥夺了原告依法在2008年春季享有承包农村集体土地经营权,导致原告损失1.6亩农村土地经营权,承包期限5年。平均每亩每年按纯收入3000元计算,粮补每年每亩按50元计算,共计直接经济损失(3000+50)×1.6×524400元。 7、被告杨林村委会的违法行为导致原告父亲多次到村、镇、县上访,直接误工累计按40天计算,误工费每天按120元计算,交通费按30元计算,共计赔偿原告(120+30)×406000元的误工费和交通费。 8、被告接到尤溪县人民法院传票后,认识到村委会的违法行为,村主任朱志英于2018年12月1日9点40分左右通过05983977016电话与原告电话18059271958进行调解,电话调解持续时间17分29秒。电话内容大致如下:村主任朱志英希望通过补偿原告壹万元左右人民币换取原告的撤诉,而原告提出壹万捌仟元左右的补偿款才同意撤诉,但是村主任朱志英表示需要经溪口镇人民政府同意。调解中还阐述了侵害原告土地承包经营权行为是上一任村主任朱义康领导的杨林村民委员会导致的,也阐述了原告的父亲后续进行多次上访的过程,但始终没有解决原告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问题,还阐述了上访调解过程导致上诉人父亲的误工费和上诉人的误工费算法。 鉴于以上事实和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若干问题的规定(闽常【2005】18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特向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此 致 建宁县人民法院 2019-07-23 已回复
建宁溪口镇黎春根-欠钱不还,一直推脱 本人是江西黎川人,我的父亲是地道农民,建宁县溪口镇黎春根欠我的父亲务工费3000元,6年了追问无果,请问需要走什么流程,追问这笔款项。 现有欠条。 2018-12-24 已回复
建宁县幸福时光大酒店违约 本人为朋友于2月17号在建宁县幸福时光大酒店预定19号入住房间一间,已经通过银行支付预约金1000元,并于19号下午再次到前台告知晚上会入住。 我们于晚上20号凌晨到酒店,被告知因为前台交接班失误,房间未留,导致朋友当晚无房入住,只能住宿车内! 经12315调节无果,提出申诉 2018-04-10 已回复
建宁县幸福时光大酒店违约 本人为朋友于2月17号在建宁县幸福时光大酒店预定19号入住房间一间,已经通过银行支付预约金1000元,并于19号下午再次到前台告知晚上会入住。 我们于晚上20号凌晨到酒店,被告知因为前台交接班失误,房间未留,导致朋友当晚无房入住,只能住宿车内! 经12315调节无果,提出申诉 2018-04-10 已回复
借钱纠纷 要求被告宁有德把借我的20000元。 2015-04-16 已回复
借贷纠纷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偿还原告借款本金30000元及违约金18900元(此违约金计算至2014年11月26日,剩余违约金计算至还清时止)。 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2014-12-16 已回复
起诉状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朱艳红偿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7万元,按月利息2.5%从2014年10月13日起至还清之日止,暂计至法院起诉之日约3500利息。 2.被告张景煌对上诉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3.支付借款协议上第五条所述违约金2万元。 4.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2014-12-16 已回复
借贷纠纷起诉 请求判决被告黄建平偿还本人本金20万及利息 2014-12-02 已回复
离婚起诉书 诉讼请求: 1.判决准予原、被告离婚。 2.依法分割夫妻共有财产 2014-11-20 已回复